原来所有的美好,都不曾遗失

那日,肖雨薇回到自己的母校,去看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。已是下课,肖雨薇走进自己曾经上运筹学的地方,学生都已经离开。所以肖雨薇站在门口看见的,就是周良在收拾自己最后的东西

第一次见到肖雨薇的时候,我对她的第一感觉就是,漂亮而又有灵气的姑娘。那次与她相见是在公司楼下的餐厅,那时候,她正与周良同桌吃饭。我笑着走过去,拍拍周良的肩膀,嘿,你小子,有了女朋友都不说一声。周良听了我这话,被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呛到,说什么呢,她是我以前的学生。

我与周良是大学的同班同学,两个人硕士毕业之后就合伙创办了一家培训机构,周良一边继续读博士一边与我一起打理这家培训机构,在公司渐渐上轨道之后,他也经常在大学做外聘讲师。而肖雨薇,就是周良的一名学生。周良之前在学校带的是运筹学,是一门挺复杂的课程,每年选修这门课的学生都是少之又少。周良在西大代课的那年,整个班级里,就只有肖雨薇一个女生选了这门课。后来我们相熟之后,我问过肖雨薇,怎么会选择这门课的,她一脸困窘表示,是因为选课的时候点错的结果。

用肖雨薇的话来讲,她与周良的相识,全然是上天注定的,因为那年正好原本带运筹学的老师出国做学术交流,那年正好周良成为了西大的外聘讲师,那年正好,因为自己一时粗心,选错了课程,选了运筹学。她曾经义愤填膺的跟我说,这么多正好,他怎么就是不喜欢我呢?

是的,肖雨薇喜欢周良,还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。肖雨薇遇见周良的时候,肖雨薇20岁,周良26岁。周良是我们同级学生里面,年龄最小的,22岁硕士毕业,25岁博士毕业。常年戴着一副银边框的眼镜,衣衫笔挺,身形清瘦,整个人都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。永远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仿佛什么事情,在他眼里,都不能引起他太大的情绪波动。只是,除了肖雨薇,碰上她的事情,周良永远都不能用自己最理性的一面去对待。

从大二到大四,从肖雨薇遇见周良,从肖雨薇爱上周良,整整三年。肖雨薇第一次对周良说我喜欢你,是在运筹学结课之后,她叫住了要离开的周良,让周良请她吃饭。周良本来就是对肖雨薇印象深刻的,不仅因为她是班里唯一的女生,而且,她的期中考试更是取得了满分的成绩。

对于肖雨薇的那句“老师,我很喜欢你呀”周良全然没有放在心上,完全将这句话当成了一个学生对老师授课处事的喜爱。周良从西大离开之后,肖雨薇经常打电话给周良,借着各种请教学术问题的名义,后来,干脆有什么问题都会直接来找周良。而我第一次见到肖雨薇的时候,也就恰好是肖雨薇第一次来公司的时候。

肖雨薇慢慢的开始不叫周良老师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直呼其名。为了能更接近周良一点,她经常捧着厚厚的专业书,后来慢慢地,对于学术上的问题,她也不再只是请教了,经常能够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和观点。两个人由最初的师徒关系,变得更像是朋友关系。

由于肖雨薇来公司的次数比较频繁,慢慢地,我们也混熟了,我自然知晓肖雨薇对周良有多喜欢,我偷偷问肖雨薇,你很喜欢周良吧。肖雨薇一脸郁结,我表现得有这么不明显吗,他怎么好像就不知道呢。明显,很明显,连我这个外人都能感受到的感情,周良怎么可能不知道呢。或许他知道,但却以这种装作不知道的形式,将两个人的关系定格在朋友的这个层面。

肖雨薇追周良追的轰轰烈烈,周良躲肖雨薇躲得小心翼翼。自从肖雨薇跟周良说了那句,“我喜欢你,不是学生老师的喜欢,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”之后,我就经常能听见周良在电话里对肖雨薇说最近比较忙,没办法见面,或者是不在公司这种话。

认识周良七年,对于他,我自然是了解的,他心里对肖雨薇的在乎,我自然也是能感受到的,我说,你何必呢。他也只是沉默不语,半响回过来一句,不可以,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所以,对于肖雨薇这道题,周良永远都没办法理性分析,去得到最优解。

肖雨薇慢慢也能察觉到周良是在躲自己,有时候,哪怕是在电话里听到周良说不在公司这种话,也会来公司找他。肖雨薇从来不质问周良为什么说谎,她也会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说,林舟,等会我们和周良三个人去吃饭呗。我敲她脑袋,没大没小,竟敢直呼其名,叫林哥。她朝我吐吐舌头,拿着书向周良走去。虽然,大家都装作没什么的样子,但我依旧能感受到肖雨薇的不开心,周良的低落,以及我处在他们之间低气压中的无奈。

肖雨薇生日的时候,打电话给我们,让我们一起去吃饭。我答应了,而周良却以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不在西安拒绝了。那天肖雨薇喝了很多酒,散场之后,我载着肖雨薇回家,走到半路上,她一直大喊,去周良家,去周良家。在她威胁我说,如果不去就要跳车之后,我便掉头开向周良家里。

肖雨薇站在周良家楼下,看着周良房间亮着的灯光,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。她在楼下大声喊,周良你给我下来。有些好事者甚至从窗口探头下来看着楼下的肖雨薇。最后周良还是下来了,他拿着自己的大衣递给肖雨薇,这么冷的天,也不多穿点衣服。肖雨薇一把抱住周良,我那么喜欢你,那么喜欢你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。周良叹口气,小薇,我可以当你的老师,做你的朋友,只是没法当那个可以照顾你一辈子的人,甚至我连一个完整的拥抱都不能给你。肖雨薇攥着周良空荡荡的右臂袖管,一边落泪,一边说,我不在意,我不在意。

是的,周良没有右臂,因为小时候的电路意外事故,周良失去了自己的右臂。他慢慢学着用左手去做所有的事情,用左手写字,用左手吃饭,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帮忙,也表现的于常人无二。有时候,大家甚至都会忘记周良自身的缺陷。可是,我们都明白,不管自己表现的再怎么正常也好,他的心里,总还是觉得自己于大家的不同。他从来没提过恋爱结婚的事情,只是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用在学术上。若不是遇到肖雨薇这么一个女孩子,他可能依旧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。

周良说,小薇,你很漂亮,性格也好,你值得更好的男人来对你好,我不是适合你的那个人。不管你是不是在意,我终归,还是不能给你最好的,没法护你周全。

在肖雨薇生日后没多久,我们就接到了肖雨薇母亲去世的消息。她本来就是单亲家庭,一直跟妈妈相依为命。

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周良让我赶去肖雨薇家里看看,我看着他,你觉得在这个时候,我们做的所有事情和安慰,能比你的陪伴更重要吗,枉你这么聪明,却连这点都想不透彻,就算她找一个能给她最好的男朋友,能护的她周全,但是她不爱,又怎么可能幸福。

我和周良赶到肖雨薇家里的时候,已是三天之后。那时候,肖雨薇已经离开了。村里的人说,肖雨薇接到消息赶回家,迅速的料理完母亲的后事,便离开了。我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她好像切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,从此人间蒸发。

这三年来,周良从最初的消沉到后来慢慢的醒悟。他说,她离开也好,她能幸福,那最好不过,她不能幸福,如果她会回来,我就给她幸福。

肖雨薇离开周良的那年,肖雨薇22岁,周良28岁。

我再次接到肖雨薇电话的时候,已是三年之后,她开口叫林哥,那是我之间经常纠正她的一个称谓。我们约在小寨的一家餐厅吃饭,她变了很多,整个人比以前更添光彩。原来三年前,她料理完母亲的后事,便离开了西安,去了北京。她曾想过无数遍毕业之后,是该留在哪里,可是命运帮她做了选择,她选择离开西安,离开周良,按照母亲最后的遗愿,去了北京找自己的父亲。

父女两人多年不见,已是生疏,肖雨薇在北京找到工作之后,便搬离了家里,她从最小的职位做起。她生的漂亮,足够聪明,也足够努力。这次回来,是她主动要求总部将她调离北京,到西安做分区经理。

我没有告诉周良肖雨薇回来了,肖雨薇也没有再提过周良的名字。周良依旧在西大当外聘老师,肖雨薇慢慢接手西安的工作。

那日,肖雨薇回到自己的母校,去看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。已是下课,肖雨薇走进自己曾经上运筹学的地方,学生都已经离开。所以肖雨薇站在门口看见的,就是周良在收拾自己最后的东西。

周良抬起头,视线对上肖雨薇。肖雨薇笑的温柔,好像从未离开过的样子。

“怎么样,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,想好了没,你愿不愿意给我幸福?”
“嗯,我愿意。”